一台很穷的抢票机器

心头有血胜丹砂

上一棒@花满枝 

下一棒@云末 


呜呜呜迟到了谢罪!@以诗会友bot 

最近在转产科,准妈妈太不容易了,最大的感受就是结婚的男性一定要做个好人…

我们其他人也要努力为孕产妇创造良好的社会条件(彻底跑题


破9太会写,小醉可贵的地方不仅是身为娼妓却心灵纯洁,更是她的自尊自爱。身份不是需要挽救的理由,反而是她的存在安慰了自卑又拧巴的孟烦了,让张立宪有了在虞师之外最牢固的精神寄托。

废稿集出来之前俺要努力凑到九图ing

亲爱的娟:

  

十八岁时,我写下“六年是十八年的三分之一”这样的文字。等你回来的岁月曾占据过我三分之一的生命,在另外三分之二我曾拥有过你的陪伴。十八岁的我很惊慌,因为我发现自那天往后,三分之二纯粹的快乐与三分之一期待与失落的更迭,都将在不断拉长的人生中占据越来越短的长度,余下的只有童年戛然而止、渐行渐远的回忆。但我片面了。

  

死亡其实是交互过程。生者哀伤是因属于生者的那部分投影消逝了,数个联结中斩断粗粗的一条,联结的总量和此联结的粗细代表了心痛的程度。而当一个人的存在湮没于尘埃,她/他便失去了所有联结,自我和解释自己的能力,失语者只剩下与之相识的人对她/他的认识,如同镜中有像却无实体。若有灵魂,她/他会更伤心吧。如此看来,生者竟没那么需要安慰。我还有我的旅途去延展枝枝蔓蔓,之后的凋零或离断不应被看作那个伤疤的后遗症。

  

如今我懂得,怀抱思念的日子并非一种浪费,它们随日子绵延出越来越重的份量,被赋予独有的意义。它们渗入我,成为枝蔓的养分。每次呼吸都有经得起打量的幸福,当感受到生活微妙的刺激在神经脉络上传递,我会想起你。

  

往后余生,无一日不似潮起潮落。人生是会翻涌浪潮的半流体,记忆是使它保有韧性的纤维。记忆消弭老化,我不是永生的储存器。某天,遥远的回想会变得像另一个我的故事。伤痛被岁月抚平的过程里,潮水把自己压进海平面。

  

与世人一样,我平凡的一生之于世界,不过像一天的傍晚之于时间的海。思念你是一天中最汹涌最寻常的退潮。潮水涌来又退去,海浪随夜幕而变得温柔,待到平静时,这天也即将结束了。人间有无数的人,就有无数片海,有无数个日子,就有无数的浪潮。

  

值此夏月,十年已过,离你越发地远,我仍不知道是否有一个天堂。如果有,希望我们各自一切都好。如果没有,我将依旧尽己所能地生活和爱你。姐姐。

  

*图片来源于童年

梦落红尘间·秀玉斋

灌了两日汤药,渔姬方能渐渐活动,心下感激,便帮了阵渔事。又几日,再次登门拜谢。渔翁挽留道:“老朽平生无作为,行于江河,散售鱼虾为业,老来痛失旧友,膝下无子,实为憾事。见你俊俏伶俐,重情重义,甚是欢喜。只怕如此询问,冲撞了姑娘。”


渔姬暗忖:“却也好笑!奴年少颠沛辗转,机关算尽,到头来缘分尽负,落得心债累累,本以为报应了事,如今他倒想收我为义女兼学徒,可见纵然天地昏昏,人却总有得生之法、为善之心。事已至此,何不活个漂亮,濯君在天之灵也会愿我快哉此生!”当即纳头拜了八拜:“如若恩公不弃,小女当效犬马之力,恩公不必亲自劳碌,也可后半生衣食无忧,颐养天年。”有《渔歌子》为证:


天地本无自由身,春秋来去梦中沦。

数栖鹭,觅潜鳞,翻知可爱是俗尘。


说话间便心生一计,又道:“崂山人杰地灵,可渔户大都是零散买卖,岂非辜负好山好水。小女欲造访有志之士,使崂山水色和美味扬名天下。”渔翁听罢大喜,遂将家业交与渔姬操持。


自此,渔姬化名玉玑,粉刷屋舍,开张店铺,经营水产。为纪念濯锈,店名取作秀玉斋,也作捉鱼斋。平日结交当地渔民及通历算者,生意日渐兴隆,遍布九州。有人听闻开店老板为一对父女,好奇打探,渔姬恐为兔皇所派使者,只教熟客或加盟者露面,江湖虽盛传秀玉斋美名,探店者盈门,却无人见过玉玑。


@以诗会友bot 

@濯锈ゝRi.h 等你😙

@燕翎.寻辉 我滴亲亲好师父

@文某 徒儿带话给我了,用餐愉快啊客官


努力点题,完结撒花🌸

入我相思门·托梦

濯锈外出已几日,迟迟未归。是夜,渔姬于灯下枯坐,不觉睡去。正昏沉间,四下倏忽风起,濯锈自屋外走来,身上斑斑血色,却仍是往日笑容。


濯锈挥挥衣袖道:“朕自知本非为君之才,晚年方知山水之乐。如今气运已绝,特来相辞。幸得遇卿,不枉平生,勿祭勿念。南溪渔叟是吾友,明日可与之一会,以卿之灵秀,定能保余生富足安好。”


渔姬大惊,只道平日梦魇竟然成真,赶忙上前搀扶,欲探其伤势,谁知扑了个虚空。遽然觉来,惊魂未定,心中忧怖,坐而待旦。寒气侵骨,遂染伤寒。诗曰:


违世难逃心债累,半生辗转总羁牵。

三年浅醉情如酒,一梦深知命似弦。

红豆香残谁可寄,青灯影瘦怎堪眠。

当时诗乐鱼浮水,只剩西山落叶怜。


天明出门外,见院前血迹阑干,乃是刺客题字。出门望南溪寻去,果然有一老者于溪边捕鱼,问及翟秀下落,渔叟垂泪叹曰:“有昨日山巅见一无头尸首,不知何人,仿佛翟公子打扮。”便邀渔姬同去辨认。渔姬心中虽早有预料,奈何不甘,勉强扶病前往,见濯锈惨状,终于心力不支,昏厥在地。


@濯锈ゝRi.h @以诗会友bot 

山水有清音·渔姬别传

兔皇意欲稳固政权,遍寻濯锈踪迹以绝后患,命渔姬刺杀濯锈。渔姬心有不忍,遂与兔皇切断联络,随濯锈隐于崂山。然自觉愧对兔皇知遇之恩,又恐身份今非昔比,人心善变,更不敢将来龙去脉告知濯锈,虽表面得偿所愿,实则梦魇缠身,左右为难。😢


江上云遮月,风蝉夜未停。

君心何耿耿,我志岂惺惺。

清影恋平静,湍波碎澹宁。

与山同不寐,为尔许祥星。


@濯锈ゝRi.h @以诗会友bot 

千里塞云飞·渔姬小传

渔姬,流民弃女,幼时沦落风尘,幸得兔将军搭救,教与书画骑射,结为义姊妹。年长,博学多通,灵秀天成,当朝皇帝濯锈爱之,选入后宫。然其心向自由,不满朝政日非,奸臣当道,亦不喜众嫔妃内斗争宠,多次进谏无果,遂与兔将军里应外合,舍身施以美人计。


临江仙

渔本非虞何堪梏,天生志在晴湖。为恩献计展良图。倦看人碌碌,营欲把名沽。

所饮不是穷途泪,血潮流浸天都。后庭歌断晚云孤。淩波深隐去,知者此朝无。


相关链接:

皇帝小传  兔将军小传 

@以诗会友bot @濯锈ゝRi.h @草月关小兔 

@濯锈ゝRi.h @以诗会友bot 

既然锈锈下学期不回学校了,就——考研加油金榜题名!😙😙

@子痕 @以诗会友bot 

谢谢子痕赠诗!太谬赞啦。我看社科类的书其实也就这两年的事,可能自己瞎想比较多吧,近来才发觉这样也许反而会浊了心气,不如多做多返璞归真。你的句子至真至诚,灵动巧思,给我很多启发。比心💓

@以诗会友bot 

@文某 

主题:赠诗

不管雯雯子是不是会来秃头专业做学妹,都送上最诚挚的祝福!基础科研是一项很寂寞的工作,相信无论怎样都选择,都不会磨灭你的勇气。加油💕